魔潇

私设Grand Saber 英灵卫宫

#无聊的脑洞大开
#连剧情都脑补出来了怎么回事
#求蘑菇打脸

英灵卫宫 Grand Saber

与英灵卫宫(Archer)和Emiya Alter是不同世界的存在。记忆并非被磨耗掉,也不是因堕入魔道而受损,而是被星球的抑止力抹去了。

身高/体重:185cm·75kg(比另两位更纤细些)
出典:Fate/Grand Order·Fate/Stay Night
属性:秩序·善
性别:男性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Master。当从者啊,真是期待呢!”

真名是卫宫士郎,某位红色弓兵起源之时的姿态,是盖亚侧的英灵,可以说是“正义的伙伴”这一概念最光辉的形象。
召唤时的姿态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有着烈火一般的红发和金光流转的琥珀色眼眸,肤色是小麦色,是非常英俊而有气质的男性。第一眼看过去基本上不会有人把他和某位红色弓兵联想起来,但如果其中一人竖起头发或是其中一人放下头发,相似之处就会非常明显。
为人坦率真诚,善良正直,总是带着清爽的微笑,举止优雅风度翩翩,慷慨热情又温柔体贴,是个能让任何人都对其心生好感的人。同时心思缜密,作战时冷静镇定英勇无畏,经验丰富,相当可靠。
或许难以置信,但被人理保障机关的御主召唤,是他首次身为从者的战斗呢。

与守护者的装束略有不同,平常穿着的衣装以白色最为显眼,红黑二色为辅,纯白的披风看起来十分英武不凡。职阶为剑兵,但生前是一位强大的魔术使,投影各种强力宝具为武器,专精剑技。常用的武器是夫妻剑干将·莫邪,当遇到拥有神性的敌人时,也会投影某位王者先后使用过的两把圣剑。有的时候,还会使用一把神秘的镶有红宝石的水银短剑。
投影的技艺相当高超,并不仅仅是通过魔术复制武器,而是通过与武器的前主人进行共情还原其理念,从而再现出宝具的光辉形象。使用这种方式投影的宝具是宝具本身的理念以及其主人的精神的具现化,并非物品,自然也没有赝品这一概念。在英灵座没有时间的岁月里,足以让他解读宝具的真理,成为极致的剑之英灵。
持有固有结界“无限剑制”,是本人的心象风景。与弓兵一样是寸草不生的荒原,但不同之处是,天空是蓝天白云,空气中吹着清爽的风,地表的每一把剑都光亮如新,整齐地插在格调不一的庄严基座上,周围的地面上刻着那把剑一生的事迹。这不是一个剑冢,而是那些即将消散在时间长河中的宝具存放记忆之处,是英灵的荣光的寄托之地。

生前有幸在年轻时便得到了人生的答案,故踏上旅途时已没有一丝迷惘。在理想之战后随某位少女去时钟塔修行,两年后便踏上了旅途。由于种种原因,那位少女仍是没能与他同行。
做出的抉择不一定正确,但却是“对”的。因为有前车之鉴,所以没有选择杀戮而是选择了希望。
某个国家,他带领当地的军队赢得了民族解放战争,夺回了土著居民的土地所有权,并与童子军留下合影,被当地人誉为民族英雄记入历史教科书,虽然他当时用的根本不是真名。
某家医院或是研究所,他冒着生化灾害扩大的危险,远赴千里之外的大都市,辗转数地,苦苦哀求,得到了政府的帮助,最终成功说服国家军队前来救灾,患者们都得到了救治。离别之际,医院的职员给他举行欢送晚会。
中东战场,他为难民搭建居所,为他们置备物资,帮助击退武装集团和恐怖分子。过上正常生活的难民中有许多给他寄了感谢信。
所有的事都是出于自身意愿,从未受人雇佣被人利用,也从未为任何人服务,终其一生都是自由之身。
总之,他做的事情与那位弓兵截然不同。不是为了拯救多数放弃少数,而是真正的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最后,他也没有落得燃烧殆尽的下场。

一生未婚,膝下无嗣。但有过数次交往的经历,也有过收养的孩子,体验过爱情的甜蜜,也享受过天伦之乐,更有过许多友人。
爱人有芬兰某个魔术名门的公主,有继承古老王者的圣枪的灰色少女等等,据不可靠消息似乎还有过几段断袖情缘。
孩子有某个继承了屠龙者心脏的人造人少年(齐格),有承载过救国圣女的虔诚少女(蕾迪希亚),有某个曾经跟随他养父的女人生下的儿子(西格玛),以及某个由未能出生的婴儿的死灵化成的女孩(开膛手杰克)。
……然而,他的人生是残酷的。
同出一源的弓兵曾说,一生都在经历各种各样的背叛,但直到最后都一无所失。
他的一生中,没有经历过一次背叛。
而代价,是不断的失去。
年轻时,他与圣杯战争结下缘分,此后为了终结毫无意义的厮杀,无数次参加了世界各地的亚种圣杯战争,御使过诸多英灵,这也是他能投影众多宝具的原因。
但在这其间,他失去的友人,就连他自己都只能用“不计其数(Countless)”来形容。
他一生仅有的四个孩子,一个化作龙种乘风而去,一个因体内救国圣女的消亡衰竭而死,一个在位于美国的一场圣杯战争中牺牲,一个由于暴走而不得不被他所净化。
而直到本人死亡的那一刻,他都没能再一次回到故乡的城市和住宅,再也没有见到某位黑发红衣的少女。
或许到头来,什么都没有改变。他所历经的残酷和绝望丝毫不亚于另一个自己,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去世的时候大约是在半百之年。
对于正常人来说算是早逝,但比起另一个自己,仍是活了更长久的岁月。
在他的世界里,圣杯因种种原因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崩坏,他参与了圣杯的解体仪式。但唯有将圣杯交还于抑止力,圣杯才能彻底消失,其代价是交还者的生命将随之逝去。
最后的仪式中,他牺牲了自己,做出了与过去某位纯洁的骑士相同的壮举——将圣杯归还于天。以此为光辉事迹,他被盖亚所认可,成为了正统的英灵。由于起源为“剑”所以被指定为冠位的剑兵。
然而,在归还圣杯的过程中,他通过世界的裂缝触碰到了根源之涡,任何做出此举动的存在都将被杀死。盖亚为了保护自己的英灵,将他在世界上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全部抹去。不管是他人对他的记忆,还是与他有关的一切记录、事件或者物品,包括他本人的记忆,全都变成了“从来没有存在过”的状态。但由于盖亚保护着他,他没有因此堕落为幻灵,而是继续作为英灵存在着。
即便保留了情感,但他却不知道是谁让他拥有了这些情感。他所剩下的称呼,就只有“卫宫”二字而已。这世上还能记得他的人,恐怕就只有超脱于人世的神明以及位于时间之外的英灵了吧。
对于见到他这副模样的亲朋好友来说,是令人仰慕却又不自觉地让人想要拯救他的存在。
至于某位红色弓兵,对这样的自己想必是怀着痛苦和绝望无法自拔地憧憬着的吧。而那个彻底黑掉的,也就只能远观而已,无法触及。
这般人生,此般结局,太过美丽,太过悲伤。

让他恢复记忆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因为他的记忆已经不存在了。他所做过的事都变成了别人做的,他曾拥有的一切都从来不属于他,“卫宫士郎”的存在本身已经从那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从一开始就没有的东西,是不可能有“恢复”一说的。
除非他本人由于与生前所爱之人重逢,强烈渴望能够恢复自己的记忆,或许万能的愿望机能回应他的呼唤。毕竟,那确实是超脱于世界的实现愿望的终极机械,即便从无中生有,也并非没有可能。
话说,迦勒底有几个圣杯来着……?
今天的人理守护者也在努力收集种火。


能力值
筋力B 耐久B 敏捷B 魔力A 幸运C 宝具??
对魔力B
骑乘C:生前是奔走于现代战场的自由战士,能够驾驭各种现代化的交通工具。
魔力放出A:为了对诸多宝具进行真名解放而锻炼出的强大魔力,可以瞬间解放一个对军宝具。
心眼(真)A:从修行锻炼中培养出的洞察力,A级代表即使只有0.1%的逆转可能,都能够把握住机会并以战术实行。

特殊技能
英灵的荣光A:生前有过作为御主的经验,心中寄托着许多英灵从者的精神和荣耀。这是他能够解放宝具真名的重要技能。

妖精乡的加护B:曾持有传说中的圣剑之鞘十年之久,虽然已经物归原主,但由于个人的品行被星之内海的精灵所认可,所以自身依然受到理想乡的庇佑。他就是靠此技能投影出圣剑之鞘。

泽尔里奇的传承B:曾有幸获得第二魔法的魔术礼装的投影资料,一直作为记录保留在经验里。虽然只有第二魔法使的继承家族传人才能使用此礼装,但他由于与某位传人交情匪浅,也拥有短暂的礼装使用权。此技能只能使用一次。

投影魔术A+:通过与英灵进行共情再现宝具的光辉形象,本身并非宝具也并非物品,只是单纯的魔术产物,所以不受宝具的限制,对人宝具也能发挥出对军宝具的攻击力,对城宝具也能当成对人宝具使用,就算被打碎也不会“碎”掉。据说曾因此可以解放某把石中圣剑而不导致剑碎。

概念礼装·圣骸布:红底黑纹的服装,由某个喜欢咖喱的圣职者转让给他,相较于另一个弓兵款式显得更加干练利落。可以发挥与骑士的铠甲或是防弹衣一样的性能,关键时刻硬接宝具也不是没有可能。亦有抵挡诅咒的效果。

幕间本:曾经的理想 The Once Ideal
生前曾励志成为“正义使者”。
这是从他有记忆起就一直追求的姿态。
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是现在的姿态。

宝具本:我亲爱的孩子们 My Beloved Children
不断拼搏,不断救人,救人无数。
然而,最挚爱的人却不断离他而去。
这就是为什么他否认自己英雄的身份。
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那绝不是英雄。

技能本:
妖精乡的加护:永恒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
泽尔里奇的传承:红色的恶魔Red Devil


终极宝具:

混沌星球Ultimate One

将自己的“无限剑制”压缩成一把剑。造型是日本武士刀,一面是干将的黑色龟甲纹样,一面是莫邪的白色流水纹样,象征着阴阳合一。

先将干将莫邪重叠在一起进行投影,制造出阴阳不分的混沌载体,然后将固有结界压缩在其中,制造出混沌世界。

分类为特殊宝具,效果相当于对界宝具,但其对某一物体或空间造成的伤害将在所有的平行世界同步出现。如果以剑本身作为攻击目标,对界宝具无法发动,因为混沌空间是没有世界的概念的。倒不如说,对界宝具在与这把剑对峙的那一刻就会自动臣服吧。

通常情况下无法对“远离尘世的理想乡(Avalon)”造成破坏,但如果他将类似亚瑟王的圣枪那样维持世界外侧与里侧的结合的世界尽头之塔一一破坏,直接攻击世界里侧,那么攻击就是有效的。

所以说,除非是讨伐人类恶那样的存在,他恐怕宁愿像魔术王那样自毁灵基,都不愿意使用这一招。

据说,此宝具存在的目的不是消灭人类恶,而是抵御其他星球的亚里士多德的防范措施。


召唤:
从者Saber,遵从召唤而来。我问你,你就是我的御主吗?(与FSN五战时呆毛王被召唤说的话相同)

羁绊语音1:
能够再一次来到现实世界真是很开心呢!虽然这是我第一次作为从者战斗,但我会好好努力的,御主。有什么疑问,尽管求助于我好了。

羁绊语音2:
虽然是Saber职介,但我曾经是……唔,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了。不过,像我这样的怕是不可能成为什么英雄的吧。比起战斗,我还是更喜欢饮食,主要是制作方面。看到别人吃我做的东西高兴的样子,总感觉很欣慰呢。

羁绊语音3:
作为新生的御主,你做的很棒。比起我来……算了,不可能想起来的。作为从者,我会为你拼尽全力。只要你坚持下去,我就会成为你的剑。如果你迷失方向,我会将你引回正道。毕竟拯救这回事,是包含了身和心的啊。

羁绊语音4:
正义的伙伴?啊啊……真是个充满激情的词语。我想要成为的存在,一定就可以用这个词来概括吧。不……我想我之所以站在这里,就是因为我已经成为了。

羁绊语音5:
虽然没有记忆,但我没有一丝悔恨,我的人生一定是圆满的吧。唔……或许也有留下一些遗憾。你说爱?嗯,我想我是爱过许多人的。什么?愿意帮我找回记忆?……这样啊。原来我是这么渴望回想起过去的事情。御主,你的真心我无以回报。如果我真的能找回过去,我一定会全心全意去爱你的。

灵基再临1:
逐渐变强的感觉……真是怀念呢。

灵基再临2:
越来越熟练了。

灵基再临3:
这样的话,就不用总是依靠别人了吧。

灵基再临4:
感谢你,御主。我定不会辜负你的决心。

Myroom
1.又要战斗了。做好准备,御主。

2.我没有为他人服务的经验,但我会听从你的命令……就是那个吧,骑士道。不过,如果我觉得有不妥之处,我会直说的。所谓的尽忠,一定就是这样吧。

3.即便遭遇这样的灾难,也选择继续战斗拯救人理,你的精神是值得赞颂的,御主。希望你能保持这份决心,这样的话我也会将此身交付于你。

4.队友?唔……想和王一起战斗吧。这个愿望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王确实很能吸引我的注意,尤其是品性高洁的王。

5.日常生活的话,总是喜欢做家务呢。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厨房里……虽然没有有关的记忆,但我似乎对料理还是非常上手。一定跟生前的事情有关联吧。

6.讨厌的东西?我平常都是努力不讨厌别人的,但真要说的话……是失去吧。我的力量有限,如果是素昧平生之人,只要已经拼尽全力,就算无法拯救也不会后悔。但如果是喜欢的人,无论如何,只要失去就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7.圣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东西呢。我是得偿而死,本没有愿望。但既然御主你已经承诺,我也希望能用它来恢复记忆。

生日:生日快乐!虽然是在特殊时期,但能够迎来新的成长,真是不错呢。

关联语音
持有卫宫切嗣:切嗣……嗯,不论是名字还是样貌,都感觉很亲切,像是家人那样。但总感觉,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持有呆毛王:啊,Sa……!不,抱歉……嗯,真是高洁的王者。不知道为什么,但她一定,也是主宰我内心的王。

持有伊莉雅:是叫伊莉雅吗?好可爱的女孩子!可以的话,想牵着她的手一起散步呢。

持有女神凛:是你……?!不……谁?怎么回事,心脏跳得好快……不过,能见到这个女孩子,感觉很高兴。个人认为她穿红色会更好看,还有双马尾……奇怪,后背怎么凉飕飕的……

持有红茶:这家伙……!咦,我怎么突然……?总之,御主,我感觉这家伙超麻烦的,你的话,可得好好管管他!不过,总觉得就像奇迹一样呢……竟然能见到他。看起来,他还好啊。

持有黑茶:这副姿态……怎么会这样?没来由地有点难过……还很愤怒。

他人语音
切嗣:这个孩子……怎么突然,感觉有些欣慰?

呆毛王:是士郎……吗?!原来如此,真是不可思议呢。昭示正道之人,这样的姿态,想必也是我所渴求的吧。

女神凛:嗯?又是他?!哼嗯……这个才稍微有点像话嘛。这就是这家伙最好的结局了吧。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再骂他了。往后的话,他一个人也可以了吧。

杰克: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你到底去哪里了呀?我等了好久啊。你还没有告诉我爸爸是什么意思呢……

红茶:竟然是那小鬼……!难道是抑止力出问题了吗,还会有这样的结局!哼,想不到就连这家伙也会有成熟的一天啊。那小子,想必经历了很多吧。既然这样的奇迹都能出现,我也真的了无遗憾了。真是的,和这小子重逢什么的……

黑茶:那就是,正义的伙伴……?啊啊,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这样的光芒。可以的话,想触碰一下呢,一下也好……总感觉,胸口很痛。没错,那一定就是我想要的。啊,我知道,已经不可能了。

贞德:噢噢,竟然是他!那位令人敬重的正义伙伴,蕾迪希亚小姐和齐格君的父亲!没想到能够再一次地并肩战斗,真是无上的光荣……什么?不记得了?!

齐格飞:嗯嗯……是那位啊。对不起,御主,没什么大事。那么我就直说吧,那位是我在一次圣杯战争中的御主,是个令人尊敬的善良之人。他毫无疑问就是正义的伙伴。不过,总感觉心脏有奇怪的反应……父亲?

羁绊礼装
救赎的坠链:成为英灵时他记忆全失,几乎一无所有。唯一封存着他的过去的,只有一条神秘的红宝石坠链。平时都是藏在衣服下面贴身佩戴,在因为渴求记忆而迷茫恐惧到极点之时,也只有宝石的触感能平复他的心情。
把这条坠链交给御主,这恐怕已经是爱的证明了吧。他将自己唯一的救赎托付与御主,想必是在御主身上再次体会到人间的温情,为了表达感谢与爱意,从而将身心都奉献出去了。
(第二脑洞)家在何方:普普通通的一把钥匙,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却是英灵最珍视的东西之一,即便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这是某个房子的钥匙,御主。
——应该是对我很重要的房子吧。
——帮我保管好吗?
——或许我有一天,还能去看看。
——一起去吗,御主?
他不记得那个房子在哪里。

情人节礼物(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属于你的正义使者:用巧克力搭建成的一座古朴的日式庭院,院子里一棵樱花树,花朵是用棉花糖制成。这是他心中最接近“家”这个概念的建筑物,表达了他愿意为御主撑起一个家,为你守候与你厮守的意思。

评论(1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