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潇

基因锁之咒:初恋【4】Charles

船上的白光亮得Charles有些晃眼。
“这里是美国海岸警卫队,不要企图驶离。停留在原地。”
广播的声音大到整个城市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警卫队的快艇发出引擎的轰响。
Charles努力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维持着心电感应。虽说Shaw所在的游艇离CIA的船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他的心电感应已经锻炼了多年,感应到船上的那几个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感觉到了他在Moira脑海中看见的那几个人:Sebastian Shaw,会变成钻石的金发女人,甚至还有那个能够瞬间消失的红皮肤男人。
直到了解到古巴和土耳其的导弹的事情之后,Charles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牵扯进了某些比寻找同类更加巨大,复杂,又极端危险的事情里面。但事到如今他已无路可退,更不想在此后退。同类的感觉前所未有地冲刷着他的神经,如果在这里停滞不前,或许他将永远无法有下一个去寻找变种人的机会。
……脑海里响起某种尖锐清脆的声音。
“我……我感觉不到Shaw了。”
像是一道钻石筑成的墙壁将他的大脑包围,从远处传来的脑电波毫无征兆地被切断,无论Charles怎么搜寻都没有结果。
“有些东西屏蔽了我,这从来没有发生过。我觉得那船上有个和我一样的人。”
“和你一样?”Moira疑惑地问道。
“抱歉,一个读心者(telepath)。”几番尝试无果,Charles放弃了搜寻,“难以置信,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在我脑子里。”
那个金发的钻石女,是一个读心者。
意识到这一点的Charles心头泛起一丝兴奋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和他能力相同的人。
“很抱歉,不过我今晚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了,你们只能靠自己。”
幸好Raven留在了总部,现在的情况已经过于危险,如果妹妹在这里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再次刷新了Charles的三观。
在警卫队的快艇无限接近远处的游艇的时候,两道灰色的龙卷自船上升起,愈发强大的同时横扫过漆黑的海面,飞驰的快艇就像被风吹散的树叶一样掀翻过去,上面的人甚至连调转方向的机会都没有。
“……老天。”Charles深吸一口气。
这也是……变种人的力量?
这哪里是变异的人类,这根本就是……人形武器。
“我们快进去吧。”Charles催促着Moira进入船舱。刚才展现的力量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不知名变种人的极限,如果那样的飓风大到一种程度掀翻他们所在的这艘船也不是没有可能,还是待在里面更加安全一些。
台阶下到一半,Charles就停了下来。
“停,停,停……!”
……金属般的锋利感狠狠刺进脑海里。
“Charles!你没事吧?”
他急忙驻足,细细去感应那突然出现的感觉。
接触到那个意识的瞬间,Charles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
锋利的,破碎的,阴暗的,深不见底的,像无数的钢刀,又像湮灭一切的旋转黑洞,仇恨和憎恶的沼泽,无数个怨灵在其内受尽折磨,在Charles的脑中发出毛骨悚然的低语声,那声音好似金属撕裂的刺耳之声。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即便是这个,也不是让Charles发出一声难耐的惨叫的理由。
那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外面的东西。
在那黑暗表层之下的内心深处,除了泣血般的痛苦,别无它物。
……那人的心,在流血。
Charles深吸一口气,强行冷静下来。
“还有一个人。”他低声说道,不假思索地冲出门外,搜寻着那人的踪影。
“……在那儿。”
漆黑的海上根本什么都看不见,Charles是追寻着那股脑电波才确定那人的位置的。
很快,事实证明了Charles是对的。
巨蟒一样的黑影围绕着远处的游艇缓缓升起,整个警卫队出动都无法靠近的船身就这么被那黑影撕扯得支离破碎。
那副狰狞可怖的姿态,让Charles不禁想起了希腊神话中的九头蛇。
那是铁链。
是那艘船自己的船锚。
那力量的破坏力如此可怕,让Charles和Moira震惊得呆在原地,无话可说。
这是……那个人的变异能力。
……变种人!
漆黑一片的水面上突然亮起了白光,从破碎的游艇下方毫无征兆地出现。
“潜水艇。”他听见身旁的Moira难以置信地说,“是从船体上脱离出来的,竟然隐藏得这么好……我们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准备措施,今天恐怕抓不到Shaw了。”
潜艇的白光朝着他们的方向靠近,却没有人能做任何事。
Charles的心神已经完全被刚才的那人所吸引。他近乎恐惧地发现,那人似乎在向他的方向靠近,紧跟着潜艇不放。
于是那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线中。
随着他的靠近,Charles对他的感应愈发地清晰。他听到那人的意识发出憎恶的悲鸣声,那怨恨甚至压得那人自己都不堪重负。
然而那人依然不放开——他吸引着那艘潜艇,但却不是他把潜艇吸过来,而是他自己被吸引力拖过去。潜艇在前进中不断下沉,他被迫拉着没入水底,很快水面就漫过了他的头顶。
……不行。
……不可以继续。
……会死。
……会淹死的。
Charles扑在栏杆上,朝那人大声呼喊。
“LET GO!”
“YOU HAVE TO LET IT GO!”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不停呼唤着那个被仇恨所吞噬的人,催促着Moira准备营救。
“LET IT GO!”
“YOU HAVE TO LET IT GO!”
放手啊……
放手啊……!
你……你会死的……!
拼尽全力的呼喊被那人随意地忽略,最后的身影被海水吞没。
Charles的身体在大脑之前动了起来。
……无法思考,无法自拔。
唯一的念头,只有拯救那水中的人。
拯救那个即将溺毙于仇恨之中的人。
Charles纵身跳进冰冷的海水中。

评论(2)

热度(17)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魔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