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潇

基因锁之咒:初恋【6】Charles

初恋【6】Charles

       Charles是把Erik半抱上船的。

       这个人的身体矫健有力,但却细韧得像一根柳条,Charles只用了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将他搂在了怀里,在水中更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Charles长得虽然并不高挑,但他的身体素质相当惊人。这种身体素质并不是他先天就有,而是他经过特殊的方法锻炼出来的。

       他的脑电波和精神力是常人的无数倍,这也是他能够使用心电感应的原因,但由此衍生出来的力量并不只这一种。

       如果他将精神力用来感应自己的身体,就可以对体内各个部位的神经进行精微的操作,现在他已经达到了控制每一根纤维的精细度。如果长期将精神力传达到遍布全身的神经系统,就可以将肌肉中的纤维的密集度提升到无法理解的境界。这是需要身体和意识长期高度统一地锻炼才能形成的。

       原本Charles身为大学教授,无需在身体强度上下这么大功夫,但出于对自己的异能的好奇心,他一直都有坚持锻炼。他的感官,耐力,力量,速度和爆发力都远非常人能及,即便他至今还没有将这些东西派上用场。

       Erik的身子冷得像冰,即便他自己没有丝毫颤抖,但Charles能够感觉到他的冷。还好自己跳船下海的时候顺便把大衣脱了下来,Charles把Erik扶到甲板上,将干燥的外衣披在他身上。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希望衣服上还有一些自己的体温,这样的话Erik也能好得更快些。

       Charles扶着Erik坐了下来,弯下膝盖使自己能够平视这个刚刚被他救起的人。

       “你好些了吗?”

       刚才的感觉仍心有余悸。

       一直以来,他都自以为看遍了人心,却在感觉到Erik的那一瞬间明白自己是有多么的浅薄无知。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也可以那么绝望,那么痛苦,那么脆弱,一个人的心可以这样伤痕累累。

       在水下将他抱紧的时候,Charles能够清晰地感受到Erik的身体因寒冷和力量透支的颤抖,心明明已经发出哀嚎,精神却还在怨恨地咆哮,然而越是恨,心上的痛苦就愈发剧烈。

       无法抑制地,Charles对怀里的人产生了一丝柔软至极的怜惜,想要保护他,拯救他的想法无比的强烈。他本可以将Erik直接救起,但他却选择了进入他的心,用安抚的话语让Erik放下执念。

       Erik抬起头看着他。

       他大概有二十二三岁——比Charles大了一截,但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已经年过三旬的人,成熟又沉默。他一头棕褐色头发,脸庞瘦削,棱角分明,轮廓深刻,鼻梁挺拔,小麦色的皮肤,是个相当俊俏的男人。他有着刀削一样薄薄的嘴唇,英气勃勃的剑眉,以及一双深邃的眼眸。那瞳孔是罕见的灰绿色,要知道世界上的人只有4%的人是绿色眼睛,而且Charles发誓那眼珠在灯光下变换着不同的颜色。

       好漂亮的男人……

       如果不老是皱着眉头就更好了……

       其实皱眉严肃的样子也不错……

       “你是谁?”

       低沉磁性的嗓音把Charles吓了一跳。

       Erik再一次问了这个问题。

       说起来,刚刚他只是匆忙说了他自己的名字,还没有正式地自我介绍呢。

       “I'm Professor Charles Xavier.”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自己名字前面加上Professor这个词,Charles就会有种莫名的自信和底气。这也算是一种虚荣心?

       “教授……?”明显的疑音。

       难道教授的形象在所有人眼中都是秃顶老头吗?!欺负人家长得帅是不是?!

       “基因学教授。”补充说明。

       “……”

       喂喂喂,这沉默是什么意思?!

       那个眼神绝对是不相信吧?!

       “……Erik Lehnsherr.”

       算是为了回应他做的自我介绍吗?

       德国口音……嗯,很好听。

       “所以说,”Charles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你就是第三个人了。”

       “第三个?”

       “我,还有我的妹妹Raven,we are both......different.”想到这里,Charles不禁泛起一丝惊喜,“我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寻找像我和我妹妹这样的变异人类。恭喜你,成为我找到的第一个同类,Erik。”

       那一瞬间,Charles觉得Erik的瞳孔中有某种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

       水珠从他发梢流到眼角,Charles抬手将贴在Erik额前的湿发撩开,又把对方冰冷的手紧紧握住,但真诚的眼神却不离Erik的眼睛。

       Erik没有反抗。

       Raven看Charles的眼神就像是他把他一夜情的对象带回了家,尽管这种事情一次也没发生过,Charles也从来没跟谁搞过一夜情。

       不过当Charles解释Erik也是一个变种人的时候,Raven更多是好奇心。虽然她没有刻意去缠着Erik问这问那,但不时会向他投去好奇困惑的目光。这孩子气的举动反而让Erik卸下了些许防备,想必他已经意识到Charles和Raven并无恶意了。

       他们第二天早上到达了CIA分部。Erik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和长裤,套着一件褐色皮夹克,带着一副拉风的墨镜。他又瘦又高,这身利落打扮又衬得他身材修长,虽然他那疏离而专注的样子过于冷淡,但Charles的心电感应告诉他,他已经博得了Erik的一部分信任。Erik跟他一样,被同类的气味吸引着,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答案。


       说实在话,Charles觉得自己能够先遇到Moira而不是先遇到Moira的上司实在是太幸运了。在暴露自己变种人身份的那个会议上,若不是自己确认了那个CIA超自然力量分部的部长不会伤害变种人,他是绝对不会明目张胆地使用心电感应,更不会让Raven“大显身手”的。Raven初显力量的时候,那些高层还当机立断要把他俩关起来呢!

       他们所来到的CIA的分部,主要任务是调查超自然力量展开军事防御……

       “或者进攻。”Erik冷不防补充一句。

       “这个人,Shaw,Schimtt,不管你怎么称呼他,他在与俄国人合作。我们或许需要你们的帮助。”

       “太棒了。”Charles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所以我们要成为新的CIA的变种人分部对吗?”

       “……Something like that.”

       这将是变种人在世界舞台上的初次亮相,而且一来就是在军事方面。第一战永远是最重要的,如果能通过这次行动博得人类对变种人的友善,那么变种人的前途至少将会少一些障碍。

       绝不能失手,Charles想。一步错,步步错。

       

       “这是超音速的,目前最先进的飞机。”高个子年轻人用平稳的声音为他们介绍仓库里的飞机模型,Charles能够听出一丝小小的自豪,“你应该看看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那人比Charles高了一个头,一头棕褐色的柔顺短发,清秀帅气的脸庞,带着一副眼镜,眼睛是颇为犀利的蓝灰色,但其中神情却是相当温和。事实上他整个人都相当温和,若不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实在过于低调,他确实是个引人注目的帅哥。他穿着颜色单调的毛衣和长裤,外面套着一件干净的白大褂。这副装束就像Charles在牛津时看到的那些学霸……或者说,书呆子?

       “Hank,这些是我和你说过的新成员。这位是Hank McCoy,CIA最有天赋的年轻研究员之一。”

       Charles兴奋地咧开了嘴角。

       “How wonderful.”Charles如获至宝般地握住Hank的手,感受着Hank的思想,心头满是喜悦之情,“又一个变种人,已经在这里了。”

       Hank原本微微上翘的嘴角垂了下来。

       “你怎么不告诉我?”Charles回头看向部长。

       “告诉什么?”一脸疑惑。

       Charles的笑容僵硬了。

       “……因为你不知道。”

       他把头转向Hank。

       “I am so terribly sorry……”

       他多嘴了。

       这真不是个暴露身份的好时机。

       Hank只是摇摇头,示意他不用道歉。

       “Hank?”部长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研究员。

       “……你没问,所以我也没说。”Hank试图强迫自己去直视上司的目光,但他的的眼神还是掩饰不住地躲躲闪闪。

       “所以你的能力是什么?”Raven缓缓走上前来,带着好奇的微笑注视着Hank。自从认识Erik这除自己和兄长外的第三个同类之后,她已经彻底被自己种族的魅力所吸引了。“超级聪明?”

       “差不多。Hank15岁就大学毕业了。”

       Hank盯着Raven看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我但愿仅此而已。”


       “这里都是朋友,Hank,”Charles拍拍他的肩膀,向他传达善意的情绪,“你可以展示一下你的能力。”

       到底是Charles的话语还是Raven的微笑起了作用已经分不清了,总之Hank忍不住瞟着Raven那漂亮的脸蛋,最终妥协。

       他脱下皮鞋和袜子,赤脚站在地上。

       ……准确来说,那应该不能称为脚。

       他的脚趾和手指一般长,看起来灵活又有力,上面的皮肤紧绷而粗糙,那就像是某种灵长类的……野兽一样。

       Charles觉得自己快要笑裂了。

       “Splendid!”

       精彩,太精彩了!

       Hank的变异就像Raven一样,使本身的外貌也与人不尽相同。这些变异简直就像什锦糖,你永远不知道你拿出来的是哪一种口味。但很幸运的是,目前Charles所发现的每一种口味都无比的甜蜜和美妙。这样难以置信的奇迹,让Charles如何控制自己的惊叹?

       Raven看起来比他还要高兴。


       她居然露出牙齿笑了——上一次她这么笑好像是几百年前的事。那笑容和她哥哥那如获至宝的惊喜笑容有所不同,透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温暖,喜悦和共鸣,脸颊因那笑容而红润起来。Hank觉得她棕色的眼睛仿佛可以望到他的心里去,一切的外壳都形同虚设。

       在那笑容的鼓励下,Hank莫名地壮起了胆子。

       他走到飞机模型旁,猛地一跃而起。有力的脚趾稳稳地抓着飞机的机翼,使他能够倒挂着不掉落下来。

       “Tada.”Hank的声音带着小小的自豪。

       Charles简直要为这一幕鼓掌了。他和Raven都大笑起来,为Hank的能力感到惊喜,为同类的共鸣感到温暖。

       Raven走上前去,咧嘴笑着,细细地打量着Hank的样子。她的脸几乎和Hank倒过来的脸贴在一起,Hank甚至能数出她有几根乌黑的睫毛,她的金发流光溢彩。


       “You're amazing.”

        女孩发出崇拜的,发自内心的赞叹。

        “……Really?”Hank轻轻地问,带着一丝羞涩,一丝无法抑制的期待。

       Raven以灿烂的微笑回答了他。


蓝色生死恋上线~

关于教授战斗力的设定,灵感来自于通缉令。。。没办法,Wesley帅得作者不要不要的,第一次发现一美打起架来也可以这么潇洒,不放进文里简直是人生一大憾事。。。不喜勿入。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