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潇

基因锁之咒:初恋【7】Raven&Erik

实验室,飞机模型上。
“我从小就发誓一定要找到解药。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想要感觉……”
“……Normal.”
两个声音重合在一起,四目相对。他们傻傻地笑出声来,心里是说不出的悸动和热度。
Raven和Hank面对面坐在飞机上——不是里,而是字面意思的上——以一种温馨中带着些许暧昧的方式注视着对方。
上一次Raven这么开心,是在第一次遇到Charles的那个夜晚,少年毫无顾虑地向她微笑,她为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能够称之为“家人”的人而感到无比温暖和感动。
Hank看她的眼神不似她看他那般坦率大方,尽管有些羞涩躲闪,但那双蓝灰色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真诚和善意,这让他的样子显得可爱又纯良。
眼前的人和Charles一样,有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温柔和善意。但Charles的温柔是洞察人心的善解人意,Hank的温柔则更像是天真懵懂的纯真无邪。Charles的气质高贵而睿智,但Hank则是平平淡淡,不引人注目。
他和她一样,也是与众不同的人,但却那么的……“像人类”,那么的普通,那么能够融入自己所处的世界,那么渴望能够融入自己所处的世界。
这是Raven遇到的第一个和她一样在外貌上产生变化的变种人,在Hank展露能力的那一瞬间他就成为了Raven心中意义非凡的存在——第一个真正能够理解她的人。
那些被迫隐藏的压抑,那些对他人的认同的渴望,那些对于自己“与众不同”的事实的纠结和矛盾,他都能够理解。
“……Charles总是不理解。”想起坐在书桌前那个超然若仙的身影,Raven总是没来由地感到失落,“他与众不同,但……他从来都不需要隐藏什么。”
Raven是如此渴望能像兄长那样活着。
她很清楚,Charles其实也在隐藏——但那种隐藏和她不一样,他隐藏的只是他的力量,但并没有隐藏他自己……那是某种超脱肉体的,人格和精神上的自由,是她绞尽脑汁也无法理解和体会的境界。她在隐藏自己真容的同时,也不可控制地将自己的情感封闭了起来。她无法做到Charles那样,即便隐藏着也不受到束缚。
“Hank,你做的这种血清……不会影响超能力吧?只是让外表普通化?”
“是。”
Hank在各个领域都有着深入研究,一直以来他都致力于开发出能够让变异的外表正常化的药物,目前已经小有成就了。
“……你觉得会对我有效吗?”
如果只要让自己变得正常,就可以不再受到束缚,就可以像Charles那样对这个世界敞开自己的心的话……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研究一下。”他的回答比想象中的爽快得多,“要你下来,跟你提这么奇怪的要求……这是我起码能做到的。”
Raven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得承认,通常男人约我出来不是要抽我的血。”
明显感到Hank的呼吸一滞。
Raven发誓自己绝没有调戏他的意思。
“抱歉……我是说,我不想这么唐突……我只是很兴奋,因为你的变异的特性,如果有什么基因是改变外貌的关键,那就是你的基因……”
“不,”Raven在他说更多话之前及时打断了他,“Hank,我的意思是,我不觉得你很唐突。真的。”
“如果你真觉得唐突,我很抱歉……”
“很抱歉,你不唐突。”
Raven倾身贴近了他,近到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吐息拂在自己脸上。
“……抽血吧。”
Hank轻轻点点头,撩起她的衣袖,熟练地将针尖刺进她的皮肤。被刺破的部位有些过于薄嫩,Raven疼得忍不住轻呼。
“我弄疼你了吗?”Hank抬头注视着她的眼睛,脸上写满了歉意。
Raven感觉自己的心脏用力地跳动了一下。她靠近眼前的人,将嘴唇缓缓贴上对方的……
“奇怪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猛地缩了回来。
高挑的男人站在那里,嘴角带着那种看待小孩子的弧度。Raven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但她总觉得他的笑意未及眼底。
“顺带一提,”男人不论语气还是神情都令她捉摸不透,听不出是严肃认真还是讥笑嘲讽。
“如果我长得和你一样,我什么也不会改变。”
毫不犹豫地,男人转身离开。
留她心中恍若冰火两重天。
Hank的出现所带来的温暖在那句话出口的瞬间仿佛荡然无存,Raven觉得自己如坠冰窟,又如临火海。男人话中的意思她甚至还无法完全理解,却已经觉得灵魂遭到了重击。
就在刚才,这个男人,接受了她的外表。



Erik从成堆的文件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份。
牛皮纸袋上写着Sebastian Shaw的名字,里面的纸张足足有三指厚,但Erik怀疑这里面记录的Shaw的罪行还不到真实情况的一半。
他将文件放入手提箱里,丝毫没有窃取资料的愧疚感,打算趁着夜深人静独自离开。
他步入大门外的夜色中,却停下了脚步。
“以我对你的了解,我很意外你待了这么久。”
苏格兰的英伦之声,年轻的朝气和世故的圆滑没有一丝矛盾地结合在一起,仿佛声音的主人知道世间所有问题的答案。
Erik回过头去,那人微笑注视着他。
Charles Xavier是Erik见过的,最温文儒雅的人,没有之一。他处事圆滑,说话时总是轻松自如,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却没有一丝咄咄逼人的傲气。他的措辞礼貌得仿佛事先经过周密的筛选,却如行云流水一般脱口,让人无法想象任何粗鄙的语言会用那个声音说出。
那份看透一切的深邃,常常让Erik忘记眼前的人还不到二九年华的事实。Charles长得并不高挑,裹在蓝色衬衫和黑色西裤里的身体看起来也没有一丝坚硬和挺拔,但他的脊背笔直,双腿修长,整个人的线条都像是用画笔勾勒而成。然而Erik知道这外表下是不为人知的硬朗,是在冰凉的海水中也不因寒冷而颤抖的巍然不动,是面对他的仇恨时不惧不畏的淡定与从容,是毫不犹豫揽他入怀的坚定和有力。
外柔内刚。
月色之中他发黑如夜肤白如雪,勾起的嘴唇恍若上好的鸽血红,莹蓝的双眸将Erik自己的身影无比清晰地映照在内。那一刻Erik再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感觉,仿佛心中有一道流星划过,洒落钻石般的尘屑。
“What do you know about me?”
“Everything.”
面对Erik的冷硬冷酷,那人微笑不改,语气却是不容拒绝的笃定和自信,以至于Erik感觉自己所有的脸孔都成了透明的面具,所有话语都成了负隅顽抗,最终逃不过土崩瓦解的命运。
“……那你应该知道不要进入我的脑子。”
那种感觉让他震撼,让他……恐慌。每一个细胞都提醒着他不能再感受第二次。
几近落荒而逃地,Erik转过身去,企图继续自己离去的步伐。
“我很抱歉,Erik,但我已经看到了Shaw对你的所做所为。”
……不到一秒钟,就再次驻足不前。
“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我能够帮助你。”
这句话让Erik忍不住心脏微颤。
……在这人面前,一切伪装都毫无意义。
不管他以仇恨和愤怒编织的外壳多么天衣无缝完美无缺,Charles都可以将其视作透明的薄纸,那双蓝眸忽略一切直接望入他的心中,把他所有的痛苦、恐惧、悲伤和秘密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他知道他所有的一切。
Erik再次回头,他看见少年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只剩下冷静和从容,就和他刚将他从海中救起时的神情一样,仿佛一切的难题都有解决的方法。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他一直都是单干……
“别开玩笑了,你昨晚就需要我的帮助。”原本温软儒雅的声音此刻坚定得让他无话可说,“你要背离的不仅仅是我。在这里,你有机会能够取得比你自己自身更大的成就。”
没有苦口婆心的规劝,也没有优柔寡断的叙说。干净利落的几句话,却已经让Erik摇摆不定。他注视着那莹蓝的双眸,任由那洞察人心的眼神将自己检视,却丝毫没有感觉被窥探的不适。
“I won't stop you leaving.”Charles的神情除了淡定从容别无他物,他后退几步准备转身离去。
“I could.But I won't.”
Erik发现,原来自己在听到这句话之前,从来都不知道渺小的真正含义。
Charles的力量,无法抗拒和抵挡。
注视着少年的背影,Erik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一般愈发响亮,整片天地似乎就只剩下了这一个声音的存在。
“Shaw有很多战友,你也需要一些。”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