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潇

基因锁之咒:初恋【8】Charles

初恋【8】Charles
窗外,绿草蓝天,阳光正好。
“Hank把那个雷达改造成了一个信号发射器,用于放大你的脑电波,能够增强你感知的能力,帮我们招募其他的变种人加入进来。”
Charles望着绿草地上巨大的白色球状建筑物,心里忍不住再次发出对Hank的赞叹。
他到CIA这才多久,Hank就已经开发出了这么高大上的东西,这效率,妥妥的全球第一啊。CIA最有潜力的研究员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这究竟是智商还是努力学习的结果,Charles也说不清楚。
对于这台机器的作用,Charles难免感到有些好奇。他的能力随着不断增强,能够感知的范围也随着扩大。以他现在的水准,精确地读取到纽约每一个人的脑电波是能做到的,再进一步也不是没有可能,但那会非常困难。按照部长的介绍,这个脑电波增幅器将会使这个范围扩大到无数倍,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Charles也不禁暗自期待。
“……如果他们不想被找到呢?”
熟悉的声音吸引了他的视线。
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黑色的高领毛衣似乎让他整个人的线条都柔和了起来。他的眉心舒展着,语气也出乎意料地温和,和昨夜与Charles对峙时的冷硬大相径庭。他看起来不愠不火,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惊喜没来由地涌上Charles心头。
“Erik!”他的嘴角忍不住地上扬,“你决定留下来了?”
灰绿色的眸子对上湛蓝的,Charles从那瞳孔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那一瞬间他感到心尖一片温暖,为自己得到了Erik的陪伴而雀跃欢愉。
“如果一个新物种被发现,应该被他们的同类找到。”Erik低沉的声线平静却坚定地阐述着事实,“Charles和我一起去找变种人,不是招募。”
他叫Charles的名字的声音感觉十分特别,低得仿佛是沉在喉间的一声叹息,却又像是在口腔里细细滚过,一时间让人的脑子里不停地回响着那略带沙哑的声线。
“第一,那是我的机器;第二,最重要的一点,这是Charles的决定。Charles不介意CIA的介入,对吗?”
Erik再次将目光转向Charles。
意识到Erik表达的意思,Charles皱起了眉头。
变种人的能力多种多样,尽管并不是每一种都具有极大杀伤力,但面对未知的异端群体,普通人是无法控制自己本能的恐惧的。这种恐惧会在有意无意中造成伤害,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就不是招募,而是搜捕了。
变种人必须由变种人找到。
“不,我很抱歉,但我赞同Erik。我们自己去找他们。”
Charles敏锐地捕捉到了Erik眉间一闪而过的满意神情。



雷达内部的空间比外面看上去的要小得多,里面也就只能容纳一个并不很宽敞的铁质平台,边缘处摆放着各种仪器。
平台中间的部位特意加高了一截,大约可供一个人站立,周围还加了护栏。上方是一个头盔状的仪器,用铁架固定住,无数根导线和旁边的仪器连接在一起,看起来简陋又粗糙,明显是在短时间内赶出来的工程,但却完全能体现改造它的人有多么用心专注。
“我叫它'主脑(Cerebro)'。”
Hank的介绍让Charles睁大了眼睛。
“西班牙语的'大脑'?”
“是的。”
这么一看还真像。Charles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里为Hank高超的起名技术点了个赞,顺便再次惊讶了一下他的知识面是如此之广泛。
“电极会将Charles和屋顶的发射器连接起来,如果找到变种人,他的大脑发出信号,他们的方位坐标会显示出来。”
“这是你设计的?”Raven的声音里是和Charles一样近乎震撼的惊叹,以及一点小小的崇拜。
“……没错。”Hank别过头去,努力不让自己满足的神情被Raven注意到。
Charles轻巧地跳上平台,将主脑的头盔拉下来罩在自己头上。他忽然有种学生时期即将接受考试的错觉,似紧张又似兴奋,让人一直从心脏颤栗到指尖。
Erik走到他跟前,脸上是不加掩饰的笑意。
“多么可爱的实验小白鼠啊Charles。”
“别胡闹,Erik。”男人话语中的调侃意味让他显得像个孩子,这使Charles心中泛起一丝微妙的感觉,但他有些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
Erik很淘气地轻声哼笑,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自己就当过小白鼠,当我看到一个的时候我很清楚。”
拜托,性质根本天差地别好吗?!
Hank在Charles头上的仪器上做了最后的调整,迟疑一下,最后还是开口问道:
“你确定我不能剃光你的头发?”
毫不犹豫地,Charles一记眼刀飞了过去。
“别碰我的头发。”
“……明白。”
天知道他有多爱他的头发。
Hank转动仪器的按钮,Erik趴在栏杆上专心致志地盯着Charles的脸庞,Raven的神情则夹杂着些许担忧。Charles轻轻斜眼打量着Erik的眸子,给了他一个自信满满的眼神,然后阖上了眼睑。
仪器的光芒无规律地闪烁,雷达内的灯光一点点暗下来。Charles放空思绪,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心电感应上,让自己的意识缓缓渗透进主脑的电极内。
当主脑再次亮起光芒的时候,Charles抑制不住地大叫了一声。
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仿佛化成了实体,像能量一样从主脑内发射了出去,延伸,延伸,再延伸……覆盖了每一个人。
主脑将他的脑电波覆盖了全世界。
Charles觉得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自己脑内投射出灰色的幻象,他们内心的声音反射到他的每一根神经,那就像是置身于浩瀚的宇宙。
更奇妙的是,那些变种人们的意识,竟是拥有着自己的颜色的,在无尽的灰色中,那些色彩是何等的绚丽,何等的美妙绝伦。
仪器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在空白的纸张上写下一行行数据,那都是变种人的所在之处。
喉咙中发出震撼的叹息声,无数个人的脸庞和思想在脑海中掠过。叹息一点点带上快乐的色彩,Charles放声大笑,为自己从未体验过的这份强大。
他的伟大事业,将从这一刻开始。



好吧,Charles必须承认,他并没有预料到自己和Erik在伟大的变种人事业道路上到达的第一个地点,是脱衣舞俱乐部。
You got to be kidding me.
其实这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令人不自在,音乐的节奏很对Charles的胃口,酒精的香气让他微微晕眩却又不会头昏脑胀,舞娘们的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火辣,穿着也没有过分地暴露,反而衬得她们的舞姿更加性感迷人。
最重要的是,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朦胧的红光中,光影在Erik深黑的西服上流转变幻,更加强调出那修长双腿和细韧腰肢的线条。他的棕发梳成偏分的发型,显得整洁中带着一丝放荡不羁,棱角分明的脸庞在光影的映衬下说不出的性感精致,灰绿色的瞳仁迷离地变换着色彩。刀锋般的嘴唇带着神秘的弧度,轻抿酒液时唇线会变得格外柔软。瘦削的双颊因酒精染上淡淡的嫣红,让人忍不住产生用嘴唇在那上面细细摩挲的冲动。
等等……
Erik……?!
Stop!Stop!不管这是什么鬼东西都立刻给我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苍天啊大地,Charles Xaiver你在你的朋友面前都想了些什么?!
血流冲上头部,Charles以光速把自己的脸狠狠别开,引来Erik疑惑的注视,努力试图把自己脑子里奇奇怪怪的东西给统统丢掉,却发现这只起到了加强的作用。Erik漂亮的脸蛋和薄嫩的嘴唇,不足一握的腰肢和纤细的肩膀,只是轻轻扭动就会吸去所有的眼球……
停!马上停止!
当搜寻到的那个变种人不出意料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的时候,Charles才把自己的“非分之想”从脑子里弄干净。
去他的非分之想……!
包间将他们与外界隔绝开来,他们并排坐在包间的床上,感觉就像两个诱拐小女孩的色老头。
Erik干净利落地向女孩展现了自己的力量。铁质的酒桶随着他的响指稳稳地浮起,他们像一对调戏的情侣一样互相给对方斟酒,还不忘来几句轻声调侃的话语,几个情深意炽的对视,而且他们两个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表现得是多么的不符合常理。
变种人的多样性再一次开了Charles的眼界,眼前的女孩竟然有着一对蜻蜓的翅膀,载着她稳稳地悬停在半空中。在看到那力量的时候,Charles知道,他们的第一次招募,圆满完成。
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当轻松了,那女孩由CIA专人接手送到变种人分部,将她的舞娘生涯画上了句号。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Charles感到一股浓浓的成就感漫上自己的脊椎,让他浑身轻松。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做研究的时候攻克了一个难题,心里说不出的自豪,与那不同的是找到更多同类的温暖。
他在床上扭了扭,换了个轻松点的姿势,曲起一条腿微微侧过身,膝盖和手肘无意中蹭过身旁的人,引得Erik向他投来异样的目光。
“那么,”Erik开口,带着浓浓的调侃意味,一边举起手中的酒杯,“恭喜你找到了你的第一个同伴,教授。”
玻璃相击的声音清脆悦耳,Charles轻抿红酒,抬头注视着Erik的眼睛。
……脑海中浮现出海中相遇的记忆。
“不。”
Erik偏过头来。
“你才是我找到的第一个同伴,Erik。”
对方锋利的眉毛轻轻挑起,灰绿色的眼睛变换成葱茏的墨绿色,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我不是你找到的。”
“是我把你从海里捞起来的。”
面对那孩子气般固执的蓝眼睛,Erik妥协般地叹了口气。
“用主脑发现的变种人有几百几千个,真实的数目不知道是这个的多少倍,我们的队伍会壮大得很快。”
“还有很多变种人等着我们去发现……这太奇妙了,Erik,变种人的基因变异完全是随机的,每一个变种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能力,迄今为止没有一种生物有这样的多样性……这将是一个伟大的种族。世界的面貌和格局恐怕都会因变种人的问世而产生变化。虽然说这话可能还有些早,但我想我的余生都无法和这件事脱开干系了。”
“不仅是你,很多变种人都得为这件事付出一生的代价。”Erik的眉头又紧皱了起来,每到这时他的神情就会异常凶狠,“如果人类突然发现这么多变种人一直生活在他们之中,一定会造成混乱和恐慌的,这是人类对未知本能的恐惧。变种人的前途还是未知,但绝不会一帆风顺。”
“我明白。”Charles用指尖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酒杯,冰凉的触感让他的神智从酒精中清醒了几分,“但是,我们的行动是变种人在世界上的初次登场,很大程度能够左右人类对我们的印象。如果这次行动能够取得成功和成果,至少能够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障碍。”
“……但愿如此吧。”
Charles看向他的朋友,Erik不赞同的冰冷情绪全写在脸上。
“你还是心存不安,Erik。”
“未来不是靠你那张嘴说说道理就能决定的,Charles。现在不论是潜在因素还是影响都太多太多,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我劝你还是把注意力先集中在寻找变种人上,做好眼下的事才真正能让未来少一点障碍。”
“哈哈,寻找……”思绪回到这次的行动上,Charles为自己和Erik充当的角色感到好笑又无奈,“我感觉我们就像两个人贩子,到世界各地诱拐小孩。”
“我打赌你压根就不知道怎么诱拐人。”
“等着输个精光吧Erik,我堂堂一介读心者,诱拐这种事情我是无师自通的。”
“意思是用说的不利索就直接脑人?”
“语言是一门艺术,Erik,很多时候这比直接脑人还要利索。我不提倡暴力,不管是以何种形式。”
“所以你就靠你那语言的艺术说服我留上你的贼船和你一起做人贩子生意?这真是了不得Charles,我开始怀疑你真的能只用说的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呵,作为一个和平主义者我以后做事恐怕都离不开这张嘴了,多储备一点新技能总是好的嘛。”
“到底是离不开你的嘴,还是离不开你的脑子?”
“缺一不可。”
“所以你承认还是直接脑更利索。”
相视,沉默,然后不顾形象地大笑。
“好好好,直接脑确实更利索。”
“恭喜你成功成为了人贩子,教授。”
“于是我的嘴又get了一个新技能。”
两个人早已不像先前那般端正地坐在那儿,而是面对面侧卧着,说话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吐息。
“那么,Charles。”Erik竭力压下自己的笑意,“你的嘴都储备了些什么新奇的技能?”
Charles头一歪:“……接吻?”
Erik的眼睛眯成一条危险的缝隙,那就像是一只猎豹盯住了看中已久的猎物。
“……Good.”
温热的触感覆了上来。
大脑空白。
Erik的嘴唇柔软得难以置信,带着温暖潮湿的热度,轻轻碰触Charles的嘴角。他灰绿的瞳孔遇着Charles的,呈现出的是难以言状的诱惑和勾挑。
Erik吻了他。
仿佛无比自然地,Charles伸手揽过他的腰肢,将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距离归零。他的动作就像是把轻轻Erik捧在怀里,红润的嘴唇像是在摩挲着娇嫩的花瓣,让Erik的嘴角带上一抹一样的蔷薇色。
酒精醉人的香气在口腔里传递,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阖上眼睑,将对方拉得更近了些,嘴唇深入嘴唇,气息互相纠缠,仿佛血肉都融化在了一起。Charles轻轻抚摩Erik瘦削的肩膀,对方在那温柔爱抚中逐渐软化,手指在Charles的脊背上来回滑动,让对方的体温在摩擦中一点点升高。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两人都有些难以呼吸,他们才结束这个缠绵的吻,分开的时候还带着如丝如缕的恋恋不舍。
Charles睁开眼睛,看到的是Erik用那大森林一样葱绿的眸子注视着自己,半闭的眼睑带着迷离的眼神,细长卷曲的睫毛微微颤抖——老天,他眨眼睛就像扇子一样。
Erik来回细细打量着Charles的脸庞,嘴角上扬的弧度带着无法抑制的愉悦。
“Very impressive.”
Charles轻轻笑出声来,耳边响起自己的心脏因秘密的快乐而加速的声音。
“……Erik.”
“嗯?”
“That was my first kiss.”

评论(5)

热度(13)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魔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