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潇

基因锁之咒:初恋【10】Alex&Raven

“我们应该想些外号。”
Alex Summers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但他的内心却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这几天来的变化实在是太过突然和出乎意料,以至于他的脑回路还没有完全转过来。
那日,烦躁的监狱生活就这么被铁门开启的响声打破,年纪和他相仿的少年人信步走到他面前。Alex站了起来,试图以健壮的体型来威胁对方远离自己,但那人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意图。
少年远没有Alex强壮高挑,但那笔直的脊背和挺拔的双肩是如此的充满自信,以至于让Alex感觉自己一下子处于了弱势。
蓝色的眼眸惊喜惊奇地注视着他。
“你好,Alex。我是Charles Xavier。”
Alex的人生就这么被颠覆了。
那名叫Charles的少年和他简单交谈了几句,然后和那名叫Erik Lehnsherr的男人莫名其妙地把他带出了监狱。期间他曾试图拒绝,因为这个人似乎是因为不想他被关押才要把他带出去的,而他是自愿被关起来的,为了不伤害到身边的人。但不知为何,Charles的言语中有种不容拒绝的意味,而他完全没有反抗他的能力。
Charles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
虽然他花了不少时间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当他真正明白的时候,心里就只有感动和感激。他居然有这么多的同胞,他居然从来都不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怪物,而他的同类居然来找他了,来救他了。
然后他被送到了CIA,在那里,他度过了他十多年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推开门时,金发的女孩以温暖热情的微笑迎接了他的到来,那里已经有了好几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在看到他的时候无一不露出高兴的神情。像邻家男孩一样的Hank礼貌地和他握手,幽默的Sean不时来几句无伤大雅却逗得人开怀大笑的调侃,Raven和Angel两个女孩子好奇地对他问这问那,而最和他聊的来的则是Darwin——帅气的黑人小伙子。
他们都是他的同类。
Alex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这些人和他只有一面之缘,但对他是这么的友好,这么的热情,这么的无所畏惧。在不断地交流中,他意识到他们和自己有着截然不同却又相仿的经历——努力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隐藏着自己的与众不同。
Raven在他们交流的过程中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她是那个年轻教授Charles的妹妹,这让他感到几分好奇。她就和她的兄长一样善良而慷慨,而在这之上更有着少女的活力和热情,现在的他们能够交流得这么融洽她有很大的功劳。
“我们现在是政府特工了,应该有些代号不是吗?”Raven提出了一个很诱人的建议,大家都忍不住竖起了耳朵,“我想被叫做'魔形女(Mystique)'。”
“Damn,我还想叫魔形男呢!”Sean忍不住插嘴。不得不说,'魔形女'这个名字确实极具吸引力。
“晚了,我先说的。”
于是房间里出现了第二个Sean。
“我可比你更魔。”Sean对Sean说。
在场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齐齐打了个激灵,Sean——真正的——还差点被嘴里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可乐给呛到。
一秒钟后,金发的女孩微笑着出现。
Alex忍不住和众人一起鼓起掌来。改变自己的外貌,甚至连声音和衣服都可以跟着一起变化,这真是神奇的能力,叫她魔形女也算是名正言顺了。这能力似乎也和秘密特工的身份很般配。
“Darwin,你呢?”Raven问道。
“我想,Darwin就是个代号了,还挺合适的……适者生存嘛。瞧这个。”
Darwin从沙发上起身,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又带上了几分神秘。若是旁人看见这个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恐怕只会觉得惊悚又诡异,但此刻一众青少年变种人的心中只有对同伴能力的好奇和展示自己的跃跃欲试。
Darwin把头伸进鱼缸里。
脸侧本应是耳朵的地方发生了变化,鱼类的腮取代了它们,轻轻翻动的时候还有一串串气泡从里面冒出。
Darwin在水中张开嘴,偏过头来看着他们,笑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Raven发出一声欢呼,Darwin直起身,把满脸水珠抖掉,还不忘像明星见着自己的粉丝一样道谢。
“那你呢?”Darwin看向Sean。
“我想叫……”Sean轻轻对着手指,拖了个沉思的尾音,“海妖(Banshee)!”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Hank不解地发问,Alex已经可以想象他脑子里浮现出希腊神话里那些半人半鱼半鸟的女妖的样子,把Sean带入进去……Alex差点笑出声来。
Sean站起来,明显也打算跟风大显身手一番:“你们可能会想要捂上耳朵。”
众人紧张又诡异地交换了几个眼神,纷纷将听觉系统用手掌封闭了起来,Alex默默地用手指堵住耳洞。
Sean深吸一口气,紧盯着桌子上摆成一排的玻璃杯,一阵蓄力后,猛地张嘴。
……打偏了。
透明的音波以环状扩散,限限擦过杯子上方,直接击中了位于正前方的玻璃。
冷风从开口处嗖嗖地灌入。
Sean一脸“完了闯祸了”的表情,但一众中二青年只是报以大笑和掌声。
“该你了。”Sean指向Angel。
“Angel是我的艺名,”Angel说着,脱下自己的夹克衫,露出手臂和背上奇特的花纹,“挺合适的。”
花纹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活了过来,以一种极为优美的方式舒展成一对透明的翅膀。
……蜻蜓的翅膀。
“你能飞?!”Raven惊叹,盯着那对翅膀的眼神就像是想伸手摸一摸。
“没错,还有……”
说着,Angel对准窗外的铜像轻轻吹了口气。
只不过,吹出来的不只是气。
金色的火球准确无误地击中铜像的头顶,坚硬的金属就这么冒起了白烟。
“你叫什么?”Angel转向身旁的Hank。
一直沉默旁观的Alex,在看见Hank的表情时终于耐不住沉默,在Hank当初展示自己的脚的时候他是笑得最凶的一次。“叫大脚怎样?”
Raven带着异样的神情看了过来。
“你知道他们怎么说脚大的人吗?”她看了看他的鞋尖,“你的还真小。”
Alex抿了抿嘴,做出一个道歉的神情,但随即他看到Hank和Raven交换的那个眼神,先前吃瘪的沮丧又消失了。
……噢天哪,这两人来电。
“Alex,你有什么能力?”
Darwin的声音让他的脊椎猛地绷紧。
刚才大家分别展示能力的他就开始有不祥的预感,无数次祈祷别轮到他,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保持沉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为的就是这一刻不要发生。
“噢,我……我的不能在这里……”
“你能出去展示吗?”一把大刀。
“我……我……”我能pass吗?
在Darwin的怂恿下,众人仗着Alex脸皮薄一个劲儿起哄,Hank在一边用“你也有今天”的表情盯着他,Alex最终还是受不了那微妙气氛,屈服地站了起来。
“听我示意蹲下。”
噢,他发誓他真的不想听起来那么像耍酷的,这真的只是善意的提醒而已。
Alex大步跨出碎掉的窗户,他新交的小伙伴们像偷窥狂一样伸出头看着他。
“退后。”
缩回去,然后又伸出来。
“退后……!”
无人理睬。
“Whatever……”
Alex瞄准冒烟的铜像,一面让能量从体内迸发出来,一面又竭力控制着不让它们四处乱飞。在蓄力到极限后,他用力扭转身体,让红色的能量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射出去。
这次控制得还算不错,至少除了铜像一分为二并着起火来之外没有对周围的建筑物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Alex默默地为这次射击打了个90分。



就是无数次和Charles在酒吧疯玩到通宵,Raven也没有这么尽兴过。
Alex的展示就像一个触发点,从那时候开始事态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被子里的饮料从可乐变成了威士忌,不知是谁开的摇滚乐声被调到最大。Angel用翅膀悬浮在半空中大炫舞技,Darwin把自己的皮肤变成不同的样子,Alex拿一件件家具用力砸上去,而被打的Darwin不但纹丝不动,还起哄着要Alex再用力点砸。
而她自己呢?
她手里拿着酒杯,随着音乐的节奏跳着毫无章法的舞蹈,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血液的流速快得简直要上了天。
“……你们在干什么?!”
也许是这一声大吼确实很有气势,一众沉迷玩乐的年轻人纷纷安静下来,视线转向声音的源头。
Moira两手叉腰站在一片狼籍中,脸上是混杂着难以置信以及愤怒的神情,身后站着老哥,还有Erik。
“谁毁了雕像?!”
Moira的声音就像愤怒的老师在问自己的学生谁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画了鬼脸。
“Alex,是Alex干的!”
“冲击波,”Raven打断,兴奋地走上前去,“我们得叫他冲击波了!而且我在想,你应该叫X教授……”
指向Charles。
“……而你应该叫万磁王!”
指向Erik。
冷峻的男人轻轻挑起眉毛。
“很特别。”
他说着调侃的话语,但他捉摸不透的表情和薄凉的眼神让Raven的心猛地一沉。
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Raven转向了她的哥哥,但那记忆中一直都这么温柔的脸庞上,却只有某种让她恐惧的愠怒。
“我期望的比这更多。”
为什么,那样冰冷的语气会从那张嘴里出现。
两位长辈一样的男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Moira最后的那个眼神就像在看一群无可救药的问题儿童。
房间里安静得像是空无一人,Raven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赤裸的双臂被夜晚的冷风吹得冰凉,凉到心里。
“Hey guys,”Sean的声音打破僵局,却失去了往常的欢快,显得怯弱又畏缩,“我觉得我们搞砸了。”
不,不是搞砸了,Raven无声地说。
……我们,让他们失望了。


原著流水账,随便看看吧……
下章会出现原创内容,小教授战斗力初现。

评论

热度(3)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魔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