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潇

基因锁之咒:初恋【11】Charles

保持清醒,对于一个读心者来说是最简单不过,甚至是无法做不到的事。
卡车里的光线相当昏暗,但Charles的眼睛依然能够清晰地辨认每个人的神情。这并不难做到,只需要用精神力增强眼部的神经就可以,但这样实际运用,竟然还是第一次。
压抑的气氛中谁都一言不发,在这个空间中只有卡车的轰响。Charles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但并非毫无章法,而是保持着以往的规律,这说明他还保持着紧张而清醒的状态。这里除了他和Erik外都是从战场上退下的CIA特工,丰富的经验自然不是Charles这样的新手可比的。 Charles默默地入侵了他们的脑子,将他们脑中跟那些战争经验有关的记忆慢慢消化。
这样的事他并不是初次做。当他读一个人的内心的时候,这个人一切的记忆都会化作信息储藏在他的脑子里,虽然不一定都能很好地吸收和理解但确实成为了他的一部分。只要他刻意地去处理这些信息,他就能把别人的经验化作自己的经验,就像多活了一个人生一样。这也是为什么Charles虽然未及弱冠之年,却能够像成年人那样为人处事的原因。
有时,那些未消化的记忆会以梦境的方式呈现。
在梦里,Charles自己的意识弱化,平日里吸收的他人的记忆就会在大脑里回放。那并不一定是噩梦,有时或许只是那个人日常生活中琐碎的记忆而已,但在那些梦里,Charles会完全忘记自己是谁,完全把自己当成拥有真正拥有那些记忆的主人,完全把他人的爱恨情仇当成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他忘了自己是谁,忘了Raven,忘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切,即便是清醒着也怀疑自己是否身处梦中,是否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而属于某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的内心。
直到现在,Charles也没有完全摆脱这种徘徊于虚实之间的恐慌,但他已经不会再分不清现实与的梦境。他已经学会在梦中保持“清醒”,在他人的情感和记忆中不迷失自我。
他虽只活了十七年,但他所拥有的知识、记忆和经验远远不止十七年。天知道Charles为了调节这种成长与学习的不协调,究竟花了多大的精力和意志力才让自己坚定起来,或者说是没有疯掉,让自己变得成熟而不是混乱。
Charles感到莫名的兴奋漫上脊椎,全身的神经在某种怪异的欢愉中颤栗。他并不是一个好战好动的人,但当他将感知能力完全放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的时候,那种确确实实的真切感是精神世界中无法得到的体验。
然而当Erik瘦削的脊背映入眼帘,Charles的思绪又忍不住回到一天前的场景。
那日,他们的团队得到了前往苏联执行秘密任务的批准,CIA的高层终于暂时放下了对变种人的偏见,决定与他们联手合作。Erik警告他那些变种人无法与Shaw对抗,而他却沉迷于那些能力的强大和美妙,而忽略了事实。
Charles看到一群青少年在放荡的音乐中疯玩狂舞,把自己的能力当做游戏,破坏了身边一切可以用来拆解的物件。他看到Raven在喝酒,她笑得脸都红了,还为他和Erik起了外号。
……他们都是孩子。
不仅如此,他们根本不知道状况。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一场爆发在即的战争而被召集,更不知道他们将要面临的敌人而不是崭新的生活。这并非任何人的错,他也不可能怪那些孩子们不够成熟,这只是他对于现状错误的认识。
但失望的心情依然无法抑制。
最终,他们选择将那群孩子们留在了CIA,只由Charles和Erik出这次任务。现在他们正在秘密前往苏联的军事度假区,先前得到情报说这里的一个军官与Shaw有联系。
车座里的人敲了敲车厢的木板,Charles打开通话用的窗子,Moira焦虑的神情映入眼帘。
“我们有麻烦了。”
“什么?”
“抱歉,这没有标在地图上!”
Charles伸了伸头,看见不远处有士兵把守。
“……不管发生什么,一切照旧。”深思熟虑又不假思索地,Charles说道,“我来搞定。”
窗户降下,车厢里再次恢复了昏暗。
Erik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你确定你能搞定?”
“……非常确定。”
车外传来俄语的交谈声,紧接着有脚步声接近,特工们纷纷对着门口举起枪支。
Charles站了起来,示意特工们按兵不动,然后两指搭在额角,脑中的精神力跃跃欲试。
车门洞开,Charles释放了自己的力量。
把守的士兵对着车厢来回环顾,却无一丝反应。
“里面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
听到士兵交谈的声音,Erik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Charles一眼,让他忍不住心中微微自豪。车门关闭,Charles长出一口气坐回原位,Erik拍了拍他的大腿,给了他一个“干得好”的神情。
卡车顺利地通过了关卡。
他们在一个隐蔽的位置下了车,一路在树林中匍匐前进,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座位于空地中央的豪宅。即便如此,他们也必须借助望远镜才能看清宅邸门口的情况。
一架纤长的直升机在开阔的草地上降落,一个窈窕的白色身影以优雅至极的姿势走下,径直走向豪宅的门口。
Erik猛地放下望远镜,墨绿眼眸中的瞳孔微微放大。
“……Shaw在哪?”
是Shaw身边的那个女人,那个读心者。
“她是个读心者,如果我试图控制她,我们会暴露的。”Charles轻轻说道,指尖摁上太阳穴的位置,“我试试别的方法。”
他把目标锁定在在门口把守的士兵身上,眼睛眯成一条缝,侵入了那名士兵的意识。
对方的视野反映到他的脑子里。
在这个距离,可以清晰地看见Emma Frost的脸庞。那张精致的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一头金发柔顺地披在肩上,陪着白色的披风和绒帽显得华丽又奢侈。
“Shaw让我替他道歉,他身体抱恙,我代他前来。”她轻轻拥抱了那个苏联军官,嘴唇靠近他的耳边,“你会发现,我是个更好的伴侣。”
那位苏联军官笑着将她迎进豪宅。
“Shaw不会来了。”Charles收回意识,皱了皱眉头。这一行他们专为Shaw而来,这下算是白跑一趟了。
“目标没有出现,我们不要轻举妄动。”Moira放下望远镜,“任务取消。”
Erik直起了身子:“那个女人是Shaw的左右手,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CIA攻击苏联军官的家?你疯了吗?”
“我可不是CIA。”Erik只是不屑地勾起嘴角,毫不犹豫地冲进稀疏的树林中。
“Erik……!”Charles伸开手臂试图阻止他的朋友,但转眼间高挑的男人已经没了踪影。
远远地,Charles看见将豪宅围起的铁丝网从地上飞起,带着倒钩的铁索把每一个守卫的士兵五花大绑,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Charles转向Moira。
“Sorry,I can't leave him.”
Charles顺着Erik消失的方向跑了出去,将身后特工的惊呼抛在脑后。
不管对谁,Erik一打起架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那些士兵几乎被铁丝勒死。Charles不得不一路消除那些士兵们关于他和Erik的记忆一边前进,不过还好没有出现死亡。
他们在那苏联的军官的房门前汇合,很有默契地同时加速前冲,用力撞开了厚重的大门。
金发的女人衣着暴露,淡定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那名苏联军官坐在床上,神智不清地胡言乱语,双手在空中不知在乱挥着什么。
Charles和Erik交换了一个眼神。
透过军官的眼睛,Charles意识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
金发的读心者让军官误以为她在色诱他。
“不错的技巧。”Charles深吸一口气。他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但还从来没有把心电感应用在这么攻击性的意图上。
军官看见突如其来的闯入者,立刻从幻觉中清醒了过来,而Charles在第一时间就抹去了他的记忆,让他昏迷了过去。
Emma Frost镇定自若地站起来,身体化作钻石。
两个人慢慢移动到两面夹击的位置,将整个房间唯一的出口堵住,彼此之间的配合甚至无需暗示。Charles对着钻石女集中精神,但换来的只是脑中一阵刺痛和尖锐的摩擦声。
“别再试探读我的脑子了。”面对两个人的夹击,窈窕的女人似乎没有一丝紧张,“我在这个状态下,你什么也读不到。”
……这恐怕是事实了。
钻石女几个大踏步跳上桌子,试图从包围的空隙破门而出,但早有准备的两个人一时间就扑了上去。他们一人抓住她一边手臂,狠狠将她摁在金属的床架上,尽管被钻石的棱角硌得生疼但两人都强忍着不放手。
“Shaw在哪里?”
金属的床架像柔软的蛇一样扭曲,在磁控者的意志下捆绑住了女人的四肢。Erik灰绿色的眸子显出某种比冷酷更为疯狂的狠辣,金属回应着他的情绪越勒越紧,直到世上最坚硬的钻石都出现了裂纹。
“Erik,可以了!”Charles试图警告身旁的好友,但他只是看着钻石女脖子上的裂痕不断扩大,丝毫没有减轻他的力道。
钢筋猛然松开,女子身上的钻石转瞬之间隐匿在了皮肤之下。
“她无法再变成钻石形态了。”Erik转过身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你可以读她的脑子了。”
Charles忍不住愣了一下。
原来……是这个原因吗……
心头有一股暖流涌过。
少年收回自己的情绪,单膝跪地让自己能够平视被全身束缚的女人,顺利地入侵了对方的大脑。
……威胁,计划,野心,谋略。
人类的世界一片火海,变种人挥舞着毁灭的大旗站在世界的至高点,除了暴力别无他物。
“很美,不是吗?”女人歪着头注视着他。
Charles将手指从额角边挪开。
身体明明已经在震惊中僵硬,但他却感觉自己的双腿在微微地发抖,恐惧的凉意像蛇一样缠上脊椎。
Erik手中端着酒杯,向他投去疑惑又关切的眼神。虽然不知道Charles得知了什么惊天秘密,但房间里突然严肃下来的气氛他依然敏锐地察觉到了。
“事情比我们预想的更糟。”Charles吐出冰冷字句,“Shaw计划要让美苏开战。他要引发核战争,促使人类大幅减员。”
……第三次世界大战。
两国的核武器足以把世界毁灭几个来回。
“我们要把你带走,”Charles盯着那个参与毁灭世界的计划的女人,眼神和语气是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冰冷,“CIA会想要亲自审问你的。”
女人轻轻抬起下巴。
“I doubt it.”
就在这时,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浮现在他脑中。
眼前女人的思绪映入脑海,Charles在脑中看见黑红的烟雾闪烁,红色的恶魔向他举起钢刀。
神经向他发出警告的信号。
“……Erik!”
下一秒,恶魔显出身形。
Azazel,他的名字是Azazel。
这是Charles在女人的脑子里读到的。
他看见女人浅色的瞳眸中倒映出的景象,身着漆黑西服的男人一身血红的皮肤,生着尖利指尖的手指捏着钢制的匕首,向他毫无防备的后背刺去。
Charles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那一瞬间放大自己的视觉神经的——这是他能够从女人的眼中看见倒影的唯一解释。那或许是生存本能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自动的运转,但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无关紧要。
躲闪已经不及,Azazel出现的位置离Charles太近。唯一的希望就是一旁的Erik出手相救。
幸运的是,Erik出手了。
钢制的匕首顺应了磁控者的意志,脱离了红色的手指向后飞去,巨大的拉力迫使Azazel踉跄后退,Charles借着这个机会得以站起,直面他的敌人。匕首深深扎进墙壁,失去武器的恶魔看着已经做好防备的敌人,毫不犹豫地消失在原地。
黑烟闪过,金发的女人消失不见。
尽管视野中不见敌人的身影,但对读心者来说,眼睛从来不是唯一的感应方式。
即便没有出现,Charles依然感应到了敌人的脑电波,立刻确定了对方下一次出现的位置。
在他的视线中,时间似乎被放慢了无数倍,他看见黑烟缓慢地出现,敌人的身影缓慢地移动,而他自己却可以用正常的速度前进。
他读取到对方的脑电波,零星的碎片在他脑中闪现。他将其拼凑直至完整,看见敌人的下一步行动,每一个想法,预测到对方即将做的每一件事。
他冲了出去。
在一旁的Erik看来,虽然没有达到无法以肉眼捕捉的程度,但那种速度已经让Charles的身影模糊不清,像是吸血鬼电影里的动作戏那样匪夷所思。
Charles抓住Azazel的衣领,将他撞在墙上。
他选的角度准确的令他自己都难以置信。原本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希望这一下撞击可以伤害到Azazel的后头部导致暂时的失去平衡,但他没有想过真的可以成功。
但他显然低估了敌人的战斗经验。
他感到自己的衣领被反抓住,那双手的力道几乎把他整个人抬起来。然后他们的位置掉了个个儿,Charles被摔在墙上,脊背处传来钻心的刺痛,有那么一瞬间他所有的反射神经全部停止运转。
Azazel这一摔的力量明显大过他,在爆发力和战斗经验上Charles还无法与他抗衡——他根本就没有实战的经验,此刻的迎战原本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直到现在。
从Azazel的指尖处,有什么东西被强行塞进了他的脑子里。
他察觉到这是心电感应的作用,但却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情况。耳中不断传来静电般的嘶嘶声响,脑子里一股沉重的钝痛感从大脑皮层扩散到全身,那就像是有一段不属于自己的神经被强行接续在自己的神经系统里,以一种极为粗暴的方式融为一体。
神经断片的感觉只持续了一瞬间,Charles就被强行拉回现实。
他看见Azazel向他举起拳头。
他看见自己稳稳地单手将其抓住。
Azazel用惊疑不定眼神注视着他,而他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身体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地做出防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他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那些自己不会做的动作。
Azazel试图用另一只手向他进攻,而他用极为刁钻的动作将其挡开,绕紧,抓住对方手腕,然后手臂转动用力一扭。
听着敌人发出痛苦的惨叫声,Charles几乎想要大吼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他并没有喊出来。他只是抬起右腿,用膝盖重击了Azazel的腹部,让对方跪在了地上。
看着倒地的敌人,Charles却觉得自己才是更加迷茫的那个。
自己刚才的动作,是人类绝不可能拥有的刁钻狠辣。那简直就像是……他做出了Azazel的动作那样。
与此同时,Charles的脖子被紧紧勒住。
Emma Frost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钻石形态,纵身一跃双腿缠住他的脖子试图把他放倒。他整个人被抡到空中,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摔晕在地上的时候,自己却突然紧紧抓住了那条钻石的手臂,在着地的时候稳稳地站住了身形。Charles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样出色的控制力和平衡能力。
就是那时,那种感觉再次出现。
脑子里,被塞进了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再一次的,身体脱离掌控。
他踩着对方的手臂借力跃起,双腿顺势缠住对方的脖子,腰腹用力旋转,钻石女就这么被他放倒在地上。整个过程他的动作几乎和对方一模一样,只不过对方失败了,而他却成功了。
身体的硬度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冲击力,钻石女只是在地上一转身就站了起来。但仿佛是预测到了事情的发展那样,在她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少年就狠狠地踹在她腹部。她就这么重重的地后背撞在墙上,发出的闷响显示着这一击的力道是多么变态的强大。
事实证明,金刚石这种东西还是太违规了。
在Charles反应过来之前,Emma抓住了他的头部。
意料之中的物理攻击并没有袭来,但比那更恐怖的是来自大脑内部的疼痛。
她竟然可以在这种状态下发动精神攻击。
Charles得咬紧了牙关才不让自己发出惨叫。那个女人就连心电感应都像是钻石,他的脑子就像是被锋利的刀刃搅成血糊。
明明从未承受过这样猛烈的精神攻击,但他却莫名其妙的忍住了。他反抓住女人的头部,不顾脑中的疼痛,将自己的精神力化作利刃刺向那个正在攻击自己大脑的读心者。
耳边隐约传来女人尖锐的惨叫声,Charles感觉自己的精神在钻石的障壁上一点点崩溃,但他只是不管不顾地加大力度,任由自己的脑内传来鲜血淋漓的错觉。
直到钻石也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缝。
Emma的精神攻击突然消失,抓着他的手也猛地放开。
钢筋穿透水泥破开墙壁,像捉住猎物的蟒蛇一样将钻石女一圈圈缠绕,收紧。整面墙壁都在钢筋的扭曲中轰然倒塌,女人就这么被长鞭似的柔软的钢铁远远甩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Erik信步踏出豪宅,神情严肃而专注,伸开手臂的样子像是小说中的魔法师。
远处,用以隔离豪宅和树林的铁丝网扭曲起来,在Erik的控制下不断接近,收缩着原本宽敞的空地。一瞬间所有的逃离路径全部被封锁。
不,Charles心想。Azazel的能力是瞬移。
钻石女与黑红的烟雾一同消失。
Charles闭上眼睛,在看不见的世界里追踪着对方的移动轨迹,每一个细微的精神反应都不放过。
“Erik,一点钟方向。”
听到好友的声音,磁控者毫不犹豫地控制着铁丝向指示的方向甩去,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黑烟在攻击的位置闪过。尽管铁丝扑空,但Erik却敏锐地感觉到了倒钩上零星的血迹。
“八点钟方向。”
这一次的攻击落空。
“十二点钟方向。”
铁丝上又多了斑驳的血迹,红色甚至覆盖了金属原有的颜色,滴落在碧绿的草地上。
Charles睁开眼睛。
“……他们走远了。”
迎面而来的微风驱散了空气的紧张气氛。
Charles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尽管没能抓到重要的人质,但必需的信息都已经从Emma的脑中获得,这次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Erik慢慢地把头转过来。
“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
大学教授有这样的身手,有欠解释。
Charles轻轻眯起眼睛。
“我……好像能获得别人的经验。”

有种写日漫动作戏的即视感……

评论(3)

热度(12)